国虫网

 找回密码
 虫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36|回复: 71

[原创] 2018收虫花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9 15: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蟋蟀情 于 2018-9-29 15:45 编辑


2018收虫花絮


             青草湖度假村,建于80年代,是餐饮、垂钓、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8月18日应师弟白牙重青小陆及他的好友小沈的邀请,我和陈总、老周、老杨等一行四人参加了在青草湖举行的虫友聚会,同时出席的还有虫友香在树中、周医生、多把草、小马、闲云野鹤等。

        整个下午喝茶聊虫,其味无穷。香在树中杨总是一位很有底蕴的玩虫人,在谈吐中处处显示出其睿智的一面。周医生资深儒雅,眼镜后的目光中透着智慧的光芒。而多把草和小马绝对是两条好虫,吃夹还夹,斗口斗间,其品级不在我师弟白牙重青之下。只是有黄虫、青虫之区分。闲云野鹤的摄影技术闻名虫界,很幸运的是闲云野鹤已答应收我为徒,在此再次谢过。

        晚餐极有特色,小沈钓的大鱇鱼加上大厨的高超手艺,使众人个个称赞,印象深刻。只是美好的时刻总是那么的短暂,尽管订了二幢别墅,单实在庸人忙碌,无福享用,只得和众虫友一一道别,打道回府,等待点卯。

        缘分就如一桌宴席,聚了,散了。缘本身就是无奈。

        转眼又是处暑,一行四人又踏上千里宁津行。

        旁晚5时许,SUV已稳稳地停在了宁津金帝商务酒店。

        扩建后的酒店广场稀疏地停着几辆车,完全没有了往年虫季的热闹。

        住进酒店刚洗完脸,就有人敲门,一看不认识,便问有何贵干,说是卖虫的,提着一个大号电脑包,穿的山清水绿的。

        由于玩虫理念的逐年调整,每年的收虫环节已成为休闲度假旅游,买虫的费用仅占整个费用的一部分,这虫贩走错门了,这种送虫上门的消费不适合我,于是礼貌地谢绝了,然而虫贩还是一脸的不解,站在门口嚷道:你们不就是来收虫的么,为啥虫送给你们看还不看呢?既然不看虫,下来又干什么来着呢?

        这就是价值观理念观念的差异。

        消费是分层次的,市场同样是分等级的。

        现在的现状是不管市场和环境已经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然而仍有相当部分买虫的或卖虫的依然我行我素,抱着一成不变的理念,一条道走到黑。

        例如,早先山东虫兴起之时,由于虫资源极大的丰富,加上当地老乡缺乏识虫的专业知识。

        这时的虫市场对每一个玩虫人都是公平的,散户、大户得到好虫、大虫的概率差异并不是很大。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初级阶段,市场太大而竞争和消费很小,根本无法控制。

        随着时间的推移,虫资源越来越少,逮虫的人同样越来越少,而卖方市场的专业知识却越来越丰富,那些老头老太或小孩,随便在门前房后或地里钻一钻就能摸个大蛐蛐的经历也早已成为历史。随着市场的缩小,控制或垄断已成为可能。

        在这样很现实状况下,玩虫人的理念也得跟上市场形势的发展。

        目前在虫产地,虫的数量和质量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虫市场的资料垄断正在逐步形成。

        在厂子里,由于人工干预虫的介入,想要凭借个人的眼光和实力去获得一定的胜率也已成为历史。因为不是在一个平台上博弈。你可能千辛万苦觅到一条将军,而别人则一批生产出10条甚至100条将军,但成本却不成正比关系,何况赌和诈永远是一对孪生兄弟,无公道可言,因此你可能永远下风多一只。

        现在下山东收虫的人数和进厂子斗虫人数的锐减很有力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相信用不了几年,什么类似于南北对抗赛也会悄无声息地退出历史舞台,因为对抗赛的输赢已不是由虫本身品级以及识虫专业知识来决定,而是由资金的大小及虫资源垄断的范围来决定的。任何市场一经垄断,其因缺乏竞争便会产生消极现象,虫市厂最终的垄断同样会使任何形式的景都变得毫无悬念和意义。

        在新形势下,对市场的定位显得尤为重要,定位精准,事半功倍,确保玩出好心情。

        因每年去山东收虫,以及有一大批虫友每年相聚,故得到的信息相对较多校准。

        这几年大户的无序收虫方式给整个玩虫市场效应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由于农民都是很现实的,都希望逮的蛐蛐能卖个好价格,所以一旦逮到皮色、牙及形略好虫都会在第一时间送到大户手中,其结果是绝大多数的玩虫人在产地见不到满意的好虫,即是偶尔碰到一个好虫,其价格也是一般人接受不了的。

        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双重性,我们不能仅仅看到大户垄断虫市场所带来不利的一面,更要看到事物的另一面,我们应该考虑一下,这些大户能有多少呢?是个位数,还是十位数呢?他们的眼光、专业知识又如何呢?是否足以将所有明将军、暗将军一网打尽呢?

        结论是他们是极小众的,他们所收到虫和整个虫季产生的好虫是无法相比的。虽然他们对市场产生的效应是巨大的。

        我们应该清楚地明白,产地虫市场已经形成很多年了,虫农的专业知识也是有了极大的提高,何况每年的虫季销售也确实练就了过硬的技巧,就是没有大户的出现,你要去继续捡漏,那只是你的单相思罢了。

        在我眼中,现在大户的举动和当年的小毛驴换大蛐蛐是异曲同工,只是现在虫资源出现了变化而已,所以不必大呼狼来了。

        可能和长期所处的工作习惯及思虑问题习惯有关,每每在碰到问题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不是问题带来的结果,因为问题是明白在那里的,结果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要考虑的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和策略。

        现在农户都知道大户在蹲点收虫,所以把他们认为的好虫都往大户那里送,一旦虫不被大户认可,或者大户类似等级的虫已经不再需要,那农户就没有方向了,心理价位暴跌,往往一万元的虫一千元就卖了,一千元的虫一百元就卖了。这类虫的出路只有二条:第一,在大户边上摆桌子的收虫人花100元、200元就可以收到许多暗将军;第二,就是农户把虫养在家里,等待类似我这样所谓朋友上门收虫,但虫价已是被大户调得很低了。

        我的定位就是在农户家收些大户不要的,但基本骨相到位,价格在100元至200元间的虫作为基本大虫主力,再到市场里挑小厘码的虫,但皮色、骨相都比较好,价格在10元20元的作为玩虫基数,这样厘码大的,但品级略低,以及厘码小的,但品级较高的虫组合在一起,在圈子里玩一玩足够了,单项虫资不超过5000元。

        今年按照这个指导思想在宁津的四天半里,共去了农户家两天半,铁庄市场两天。

        到宁津的第二天便去了认识了十几年的农户家,因事先都已联系好,所以农户一早开好空调,放好桌子灯具,煮好开水,一切均感到舒坦。

        坐定,略略客套几句,就进入选虫程序。

        一共有一千多条虫,整整齐齐地按价格不同而放在屋中的几处地方。小的差些的就地叠在一起,中等的装在大纸板箱里,最好的农户神秘地笑了笑,答非所问,我也不去过多地追问。

        一番埋头苦干,不知不觉已经看了近300~400条虫,选了5个预备队员。

        感觉非常不好,历年惯见的大黄板牙、小白牙没有了。

        农户是十几年的朋友了,于是直截了当地问怎么回事,回答说今年都是红牙花牙,大黄板牙及白牙不知怎么搞的,就是很少。

        我想答案只有三个:第一,农户知道,收虫人都喜欢大黄板牙和白牙,所以一旦逮到,即先被送到所谓的大户手中。第二,虫资源少了,黄板牙和白牙自然就按比例少了。第三,农户有N和类似我这样的朋友,天天一批又一批的反复选,牙好一点的都被挑走了,玩虫人都知道,虫牙是竞斗的第一要素。

        我们不能像社会上许多人对农户的过分评价那样,认为农户只认钱不认人,现在大家都生活在市场经济商品社会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脱离价值观的买卖。人靠义气是不能生存的,朋友和买卖完全是两回事。

        有很多事情其实大家都懂,只是有的人内涵好一些而不响而已,没有必要去翻底牌。

        农户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邵老师,还有更好的,还想看吗?”意思我懂。

        一箱虫种总算看到几条黄板牙,但虫的品级却很差,勉强选了二条。

        起身续茶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原来饭店的送菜的来了。

        时间过得真快,已是中午12点钟了。

        红烧大鲤鱼,炸秋蝉,白切驴肉,去骨鸡爪,京酱肉丝包豆腐皮,芦笋炒猪耳,丝瓜毛豆,醋溜大白菜,还有满满的一锅清汤小排骨,非常丰盛的一桌鲁菜,这就是朋友,和买卖虫无关。

        因为年年去,我便叫农户把他父亲、岳父及弟弟等都请过来一起吃饭。

        农户的父亲是当地位列第一识虫高手,虽年事已高,但还年年下地逮虫。岳父及弟弟都是逮虫好手,家中存虫无数。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从不去他们家去看虫,和我同去收虫的陈总是他们的常客,1000元一条随随便便收。

        由于我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应酬,三口两口地胡乱吃了些菜,先行离桌。

        忽然墙角传来几声嘹亮的大叫声,有一大堆小虫、差虫静静地堆在那里。

        脑子一转,与其在铁庄扫摊位,为什么不问一下。这些小罐里的虫价呢,很有可能真的是头排呢,而况收虫条件要好多了。

        待大家菜饱酒足,我便问这小虫什么价,经一番回价,25元一条,起板数量为30条。结果一埋首,待抬头时已挑了39条,1000元,爽,送朋友最适宜不过了,肯定都是会斗斗的野生东西。

        临走农户又不知从哪儿拎出一只大号电脑包,称里面都是精品,卖出去最少1000元1条,但给我政策,估计1000元3条是没有问题的,遗憾的是虫虽大,其骨相都不甚中意。

        最终选了四条虫给了1300元,价格虽然贵了点,虫还是可以看看的,能斗二口的,特别是有二条铁皮蓝项,多年久违了。

        第三天在金帝酒店用完早点还是去铁庄。依旧是卖的多,买的少,几乎全部是老头老太,还有少部分学生,沿着马路一字摆开,清一色的都是小虫。铁庄的淡青白牙和尤集的淡青白牙有的一拼,毫不逊色。

        在铁庄收虫有二大要素,第一是耐心,第二是眼光。

        说到耐心和眼光,我个人感觉要向天津虫友学习,他们慢条斯理、笃悠悠的逐摊挑虫,半天挑一条,才10元或20元,而且虫确实相当不错,性价比极高,这虫玩到这个份上,真叫人口服心服。

        我师弟白牙重青在收虫方面也是绝对高手,我和他一起收过二年虫,那速度、眼光令人赞叹,最关键的我认为还在于他的智商和情商,早市收头道虫是关键,农户往往在某一个固定的时间,比如早上四点至五点左右赶到集市出摊,这时需要的是速度和体力,头道收完后天已大亮,再逐摊捡漏,这时候需要耐心和眼光,往年我还在酒店吃着油条,就这酱菜喝小米粥的时候,师弟早已一包虫收好了,待我到集市,看着他收好的虫,我只能笑笑了,和师弟一起收虫,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铁庄去的年数多了,那些大妈、大爷们都很熟了,每到一个摊位都笑脸相迎,而我每到一个摊位不管相中不相中,都拿个一、二条,也就10元、20元的,留个人情。

        又遇到了去年那幸福的中学生,人长高了,脸上的青春疙瘩豆叶少了很多,看上去蛮有书生气的。

        我笑着问了问他,还认识我吗,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终于露出了一丝青涩的笑容,说认识的,去年买过他的虫。

        他的面前放着杂七杂八的二十多个小罐,都是些不入眼的小虫,都是他自己逮的,家里不允许他夜里下地逮虫,所以只能白天逮虫,今年由于前期太旱,不下雨,后期雨水又太大,所以出虫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没去年好。他今年黄板牙和白牙也很少逮到,最贵的一条蛐蛐卖了200元,是条翅子。

        选了二条小虫,给了他20元钱,小伙子很高兴,说等会收摊后再去逮,如果逮到好的先给我看,看着小伙子真诚的眼光,我不由想起:人之初,性本善……

        时间已将近上午10点,陆陆续续也有人收摊回家烧饭。

        看了看筐里,已经有20多条了,该回酒店休息了,找到还在埋头苦干的陈总和正在和老大妈讨价还价、脖子青筋突暴的小贺,收工了。

        在车上,小贺还在愤愤不平,什么虫?还要我50元,10元钱我也不要……我见状,不由调侃道:侬既然不要,还和大妈搞什么,莫非大妈欢喜侬?为什么大妈不硬要塞我老头子呢,侬真拎不清,明天继续搞搞清楚。

        其实每个集市里的卖虫人都一样,对不认识的买虫人,都会进行一次交易方式培训,以提高每一个买虫人的买虫操作能力。

        车经过宁津汽车站集市,陈总和小贺要买二个三尾娄子,买完娄子顺便在汽车站快餐店把中午饭给解决了。

        刚进门,迎面碰到南京的沈会长底板不足,南京莫愁湖公园一别已是好几年了,心情有点激动,二双大手即刻紧紧地握在一起,沈会长当年出自心扉的话语又仿佛在耳边响起:蟋蟀情,来南京吧,没有虫不要紧,玩是主要的,没有钱,我们大家凑凑……,来吧,都是喜欢的人,天下虫友一家……

        多么热爱虫的人,多么宽阔的胸怀,真正虫界的正能量,但却有着一颗淡淡的心。南京的虫事活动搞的那么的深入人心,能搞到那么大的规模,领跑了全国虫事,从某种实质意义上来讲,是他们真正的弘扬了中国的传统蟋蟀文化,真是不容易,从而也足以见沈会长的才华和人格魅力。

        握着的手终究要松开,临别,我请沈会长代我向天地不仁、紫色雾影等南京虫友问好,并祝他们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当然,那秘制大鱼头及推窗见荷花的雅座同样令人难忘。

        下午2点,再战铁庄。车刚停下,上午那学生就跑过来说,中午又逮了十几个新蛐蛐,让我去看看。

        虫还是很小,其中有一条飞翅,仔细定睛一看,这虫还真有些特点:乌头银翅,飞翅,大宝剑翅,一付大淡黄板牙,缩头缩脑的躲在罐边。

        这种乌头银翅属紫门,南虫多见,北虫少见,也是一员悍将。

        给了20元钱,回酒店一称15点,经盆长,现在稳定在30点左右,早重晚轻,一般上下2点。

        我喜欢铁庄的原因之一,收虫氛围好,当地民风还是比较朴实,非常适合像我这种慢节奏的、花小钱买高兴的玩虫人,真有眼光还是能买到中意的虫子,何况虫的盆长性非常好。

        第四天上午去了景县农户家,该农户的眼界已经很高了,只是大家依旧很客气,我明白朋友和客户的差异和重要性,不喜欢随便乱开口,所以能够保持一定的平衡和友谊。

        看了几百条蛐蛐,没什么涨眼的东西,也就不开口问价了,农户是指望这虫子改变生活现状的,友谊对吃饱饭没事干的人可以谈谈的,对相当多的生活在贫困线,一天吃两顿饭的农民来说一钱不值,我们玩虫人真的要明白这一点。

        马不停蹄,时间宝贵,再奔乐陵附近的熟悉的农户家,途经张吉店,整个集市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热闹繁荣景象,一个摊位也没有,只有一条横幅拉在那里,上写杭州某某高价收虫,桌边孤零零地坐着二个人,眼睛茫然地看着四周。

        我不由慨叹地想起了当年收银背紫的情景,那一年是2007年,不知再过11年,那又如何?

        到了农户家,虫都一般,类似的虫已收了不少,没有必要再收,何况现在农户的眼光确实提高不少,基本皮色、牙色和品名都能识得,大点的虫本来就少,好虫更少,稍微上品级一些的基本都被虫贩或农户直接送大户了,剩下的都是小厘码的,稍微有些强调的都在100元到200元一条,而这样的小虫在铁庄也就是10元、20元的。

        还是再调头赶铁庄下午集,下午收虫的人更少,不到四点,便全部收摊。这一收又是几十条。

        晚上接来电,王木腿农户这几天又抓了几百条虫,其中好虫不少,希望我去看一看。

        第五天上午又花了2000元收了20条虫,平均100元一条,其中1000元收了2条,这虫看了实在放不下,最主要的是听师弟说今年想去宁阳征战,想来这宁阳之战路途遥远,困难艰险,北冷南暖,一个一路颠簸,元气大伤;一个稳坐泰山,以逸制动。一个北冷顺天理,一个南暖拼气候,更有地白、基地虫、白虫等人工干预,赛场禁止但又无法鉴别的独门暗器,防不胜防。虫未战已是输局面,虽说师弟足智多谋,久经各大赛磨砺,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但终究不能派廖化当先锋啊。怎奈为兄囊中羞涩,人又愚钝,力不从心,只能汗嗒嗒滴地咬着牙齿买二条较好的虫表表心意,但不知还能不能入师弟的法眼。

       中午请农户到饭店叫了一桌饭菜,以表示对农户的谢意。

        下午1时许,SUV已飞驰在京沪高速上了。

        再见了,宁津。

        今年收虫160条左右,虫资约5000元,自己养了45条,其余都送朋友了。

        今年的虫略好于去年,长身笼,长衣架多一只,翅纹密、骨相好多一只,顶门色清多一只,项起砂的多一只,须珠大的多一只,大跳关节粗大色深多一只,大跳呈饱满圆状多一只,牙根粗的多一只,大牙的则少一只,总体还可以,瘌痢头儿子总归是自己的好,让它们都露个脸,亮个相。

        期待十月一日集结号的吹响。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蟋蟀情——
2018.9.2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虫友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29 15: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文章不能囫囵看过,要花时间仔细品味,收藏了,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18-9-29 16: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9-29 16: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有蟋蟀文化范儿
发表于 2018-9-29 16: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2:}
发表于 2018-9-29 16: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好!学习了!
发表于 2018-9-29 16: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发表于 2018-9-29 16: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2:}
发表于 2018-9-29 16: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真好,蛐蛐也正路。老师水平高的!感觉这棚虫黄的紫的多,还有条白门的东西也漂亮的!
发表于 2018-9-29 16: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奈为兄囊中羞涩,人又愚钝,力不从心,只能汗嗒嗒滴地咬着牙齿买二条较好的虫表表心意,但不知还能不能入师弟的法眼。------文章精彩,不得不顶!看到此句,更深为感动,能有此言行者,非圣即贤,虫界正能量!祝 楼主秋兴浓浓,好虫多多!

点评

文章写的不错、不要提什么肿不肿的就更好了,、、、、  发表于 2018-10-18 17:30
发表于 2018-9-29 17: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蛐蛐收的也好
发表于 2018-9-29 17: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反复学!
发表于 2018-9-29 18: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期待的好文,学习了{:3_292:}{:3_292:}
发表于 2018-9-29 19: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色的文章,出格的蟋蟀,真正的玩家。
发表于 2018-9-29 19: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邵老师,分享精彩!同时希望虫友们,也能写出更精彩故事类的文章,与我们分享,玩虫不光是选养斗,其实更多是心路历程,这就是文化,这就是永恒!
发表于 2018-9-29 19: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4:}{:3_292:}
发表于 2018-9-29 19: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十杆蛐蛐好!!!!!!!!!!!
发表于 2018-9-29 19: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十杆蛐蛐好!!!!!!!!!!!
发表于 2018-9-29 20: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3_300:}
发表于 2018-9-29 21: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9-30 01:0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文章,蛐蛐一流。
发表于 2018-9-30 08: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心态,真正玩蛐蛐的人
发表于 2018-9-30 08:51: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赞每年都来拜读先生的收虫记
发表于 2018-9-30 09: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图,拜读了
发表于 2018-9-30 09: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2:}{:3_292:}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虫网蟋蟀论坛 ( 苏ICP备13046818号  

GMT+8, 2019-8-20 12:54 , Processed in 0.08081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主机支持:安雄科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