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虫网

 找回密码
 虫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387|回复: 57

[原创] 2013虫道之修炼——(三)收虫篇(不断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3 17:4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3 18:04 编辑

         8月23日晚,K68次阜阳到兖州,而后转车至德州,坐汽车宁津,拟去柴胡店尤集。
         在家抓了几日虫,今早看朋友空间新收的虫照,触动很大,再不下去,今年虫季要留下遗憾了。我辛苦几日,见虫不过百头,而虫市一天可以说阅虫无数,在从中选到好虫的概率就多了许多。
         “像我这样的虫,两千元仅够买一条。”朋友的话犹在耳边。朋友近万元的资金,仅收虫三十余条,可见其收虫标准之高。
         上海奇女子金星曾说,让她激动的男人不多了。经过一年来蟋蟀网站的学习修炼,可以说让我激动的虫子也已不多了。
         山东我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7: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探汽车站蟋蟀市场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4 12:04 编辑

       9时许,到达宁津汽车站。
       爱虫人看见虫子是走不动步的,我一头扎进市场。  
       先找了个看上去淳朴实在肤色黑黑的姑娘,问什么价?
       “以前的20元一条,”小姑娘顿了顿,“才逮的30元。”
       自然看才逮的虫。哦,怎么这么好?至少比我自捉的似乎要好,虫子跳盆,动态上感觉像秋虫。细细看下去,忍不住怀疑,怎么像统一产品——弓背、牙大、包扎也不错。
        初选一条,再审虫,就看出不少毛病——牙不干净、头色昏暗、斗丝无情、左搭——
       小姑娘先自揭其短,有虫未售出,以证明其第一句是真的,以图让我相信其第二句话也是真的。第二句其实也是真的,感觉是刚逮的缸虫。
       下面又看了几家,仅使用了我鉴别白虫第一招:吹。有的虫在罐里来回窜,就是不跳;有的看上去是秋虫,由于好久未售出,已养废。
       有几条开价300元的大虫,用草轻轻一芡,开档松无力,白虫无疑。
      看虫看的我崩溃,在才注意市场上卖虫人比买虫人还要多。马哥的话犹在耳边,建议我好好在家捉虫,山东最好不要下去了,尤其上宁津已经没有去得必要。
       即来之,则安之。赶到柴胡店尤集,明天是尤集的大集,还是多看看。寻一15元非空调的房间,要了本地产的鲶鱼,先吃饱喝足,睡一觉再说。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7: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品大爆发——听luosi讲轶事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4 13:46 编辑

       我坐在厅里喝啤酒吃鲶鱼。
       一矮胖中年人忽然对我说,nnd,我一条500块的蛐蛐头跳破了——我这条蛐蛐如果卖,至少五千起步的。接着,不住地叹息,听到其它蛐蛐叫跳破的,并拿出蛐蛐让我看。一条标准的白牙青,牙齿粗壮超长,头暴出角。
         “好火爆的蛐蛐,”我道,“跑马青?”
       那汉子如遇知己,拿出手机,让我看他去年的一条蛐蛐照片,并说出了一句让我石破惊天的一句话。
         “我这条蛐蛐为劳禄命赢了400万。”
        劳禄命在蛐蛐界可谓如雷灌耳,大大的有名。
         原来,那汉子有条蛐蛐在劳禄命的场子斗。第一路清口胜。第二路碰劳禄命的虫又是清口胜。劳禄命的马仔找到那汉子,说老板想借蛐蛐上50万起步的局。那汉子,后来知道是杭州人乔司附近的luo  si觉得自己顶多斗到20万起步,不如作个顺水人情,答应下来。后来,马仔给了luo  si三万元作为报答。
         不经意在尤集遇见蛐蛐界的顶尖高手,我连忙求教。
         “秋虫和顶级火赤链那个更厉害?”
         “顶级火赤链级别相当于团长。”luo  si认为,“遇见顶级秋虫——嘿嘿,还是秋虫胜。”
         而后他讲到他去年一条三路打死三条蛐蛐的虫遇到问题虫,因性子太烈,发口反而把头冲进问题虫牙齿内,头浆崩裂惨负的事。
          我要讲了我朋友的虫碰到问题虫惨胜的事。就是我发在(一)上的青虫,在第六路被问题虫打了几个重口,已经开飞机,瘫了。杨哥说,看到自己虫挨打,当时捂着眼睛跑出去,不敢看了。下栅,五秒须动——20秒站立起来——30秒八角生风。开栅,发一口,问题虫满口流浆,爬栅不止。青虫三日后亡。
         真是一见如故,人品大爆发。luo  si更是邀请我看他近来收的虫子。诸多好虫一一看来,我是获益良多。人生境遇,原来我急急忙忙来到尤集,受教与luo  si先生,真是三生有幸。
         宁津蛐蛐刚刚下来——原来我打算明天就走,看来我要好好在宁津招兵买马,寻觅良将。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7: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4 18:06 编辑

        倒是我不好意思,连连道谢,说蛐蛐不能随便给人看。
         睡醒已三点半,忘记带饭板和水盅。出买了30多个大饭板及32个小带罐。
        而后在门口看虫,宁津虫皮色真是看不懂。怎么那么多红牙青、白牙青,有的老乡的虫长得都差不多,怎么敢买?有的看着是本地虫,又相不中。
         不收了,上网恶补白虫鉴别,无果。如果明天集市还是这种情况,就去宁阳。由此看,宁津人心不古,有点怀念在宁阳收小价虫的日子。
         拒绝白虫,就是收小价虫,捡漏。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7: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4 19:30 编辑

         给马哥打电话求援,马哥说,之所以不建议我下来,是因为白虫汹涌——一些白虫养殖园,几万几万的出售单条一两元的白虫。今年的宁阳白虫更高级点,许多玩家反馈今年的虫价又便宜又好,估计中枪多多。
         形势不容乐观,玩虫人太辛苦,拿着自己的血汗钱,仅仅就是因为喜爱,而白白抛撒。怎不让人心痛啊!
         而各大蟋蟀市场将因为白虫衰败,乃至消亡。
         明天我将往哪里去?

点评

看了你的帖就好象自已親臨了此次旅途,分享了你在外過程,愿你在以后數天收蟲途中,調整好心態,無視小白,小價蟲也能出帥。頂!頂!頂!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8-24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7: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险收白虫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5 11:38 编辑

         25日凌晨三点许起到市场收虫。确实看到了尤集本地虫,小不堪大用。老乡们胡乱开价,我坐地还价。30元勉强收了一条头高抛的小虫,空腹5.0厘。一条还不如我这条的小虫,开价800元,还到60元,没有拿下。
         一个个摊位逛下去,人是疲惫不堪。忽然,看到一条高宽阔厚均占的虫子,还有一条小虫。这两条小虫我出价到80元,老乡降到150元。我估计100—120元可以拿下,故意移到旁边摊位,等老乡降价。
         不料,来了一位收虫的看老乡的虫子。我心慌,这么好的虫子估计让这位仁兄横刀夺爱了。
         “刚才一位出价三百,没卖。”老乡说。
         “你非让我说实话,”那收虫人一字一句的说,“这就是条大白虫。”
         我立马恍然大悟。原来这种白虫和我昨天看到的不一样,估计份房不同罢了。
         我心道侥幸,多谢这位虫友。随手翻动眼前小罐,和刚才那高宽阔厚色面的虫又看到几条。
         我很恼火,站起来决定离开尤集。那老乡支使一女人和我继续谈价。我也一字一句的说:“你就是送给我,我也不要!”
          归旅社收拾后,打的赴宁津,此时才晨六点多一点。坐汽车到德州,才八点多。
         兵贵神速,本人估计12点多到兖州,下午还能在宁阳泗店收会虫,我美滋滋地暗自筹划。
         不料,德州火车站没有今天到兖州的火车票。我顿时有点傻了。
         没有过不了的桥,我复返回汽车站,也没有到兖州的车。
         怎么办?今天如何赶到宁阳呢?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8: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6 10:21 编辑

         下午近四点,赶到曲阜汽车站,买了去宁阳的汽车票,心才定了下来。
         德州汽车站出打的到东站,高铁到济南西,因二等无票,滞留近三个小时后,高铁至曲阜东。
         一路辗转,和时间赛跑,仅仅是为了玩几个小虫,颇多感慨。
         黄河以北土质含钙高,虫牙硬。为了心目中的将军我星夜兼程而去,然而白虫和老乡漫天要价,使我慕名而去,败性而归,白白耽搁两天时间。
         唉!一声叹息。
         前方消息,宁阳白虫更高级,估计会让一些知名玩家竞中枪,朋友劝我不要去。不过,我想总有一天要面对市场这种不利形势,就算为明年积累经验吧。
         曲阜到宁阳的车经姚村,过西辛、宫村,我在黑风口下车。素闻黑风口虫子硬,机缘巧合,我落脚住店毕,出在旅店门口收虫。
         10元一条各收了两个小虫,笼形差不多,居然空腹4.0、5.0厘,喂食也不怎么吃,不知道虫子哪里出现问题。而我宁津收的小虫却吃成大肚皮,肚子拖出几节。
         为了收好本地虫,认清本地虫皮色,我决定去抓上几条。
         晚八点左右,出抓了几条。发现地里叫声满多,倒没有见到几个捉虫人,不知何故。
         归住处,见一壮实老者正与店老板聊,问哪里人士,居然同是安徽的。他是宿州红头王的同乡好友搭档。
      真是相见恨晚——老者姓赵,多次代表宿州参加全国级蟋蟀大赛,获得过最好名次是全国第二、第三名。
         自然忍不住问了一些我心中的困惑问题,老者耐心作答,我是受益匪浅。
         26日早起饭毕收虫。看了几份虫,草不行,一只未收。回房,擦拭草,出。一人的蛐蛐让旅店老板长眼,我凑过去,老板随手给我看。一条精光四射的黄翅子,价格不说,我也知道拿不下,就随口说,没弹腿,弱,但卖相好,可以卖个大价钱,并把虫递回。那人又给了我个黄蛐蛐,黄板牙很干净。我心里很喜欢,不露声色的打牙。打不开,随口说,牙不大。开价200元,让我出价。我随口开个50元,那人不卖,老板却作主,把蛐蛐拿过来给我。随后,又10元拿下那人一条黄虫。
         回屋称重喂虫,两条虫越看越喜欢,空腹5.1、4.6厘。出,给老板10元。
         继续收虫,收了条50元的青蛐蛐,也看不出怎么好,牙干净大点,空腹4.9厘。又30、20的收了几条。居然,被山东老乡围住了。真得无暇细看,看到好的先开价10元,想留下的加点。不一会,就收了近20条,直到身上带的五六百元花完,我才脱出重围。
         此时,还9点不到。回屋理虫。

点评

多练练,多去几年就行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3-22 19:12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7:48: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6 23:33 编辑

         中午发现虫子大都吃成了大肚皮,已经不像刚收到时的样子了。心里没底,不放心,想晚上去抓虫。又仔细看了昨晚仅留下一条的自捉虫,才略微心定,这边的虫子牙齿普遍大一点。
         静下心来想,我要得太多,小小虫子无法承受之重。三年前,我希望窥秘探微,登堂入室,曾经想和别人友谊赛而不可得。是的,我朋友说的有道理,别人都是大价钱拿的虫,至少心里有底,谁舍得呢?当然,我小价格拿的虫,自然希望斗个痛快就好。玩虫理念不同,殊途如何同归。如今似乎也只有在斗场驰骋风云,才能体现其价值。
         “十赌九输。”我在宁津汽车上遇到一位上海人,当他知道我也玩虫时,第一句话就这样说。这几日遇见下来收虫人,多是中老年人,岁月写在脸上身上,沧桑毕现。玩虫是小众文化,得不到认可,家人不理解不支持,不反对就算不错的了。
         玩虫,我们到底想得到什么,又怕因此失去什么?
         难道玩虫人唯赌之途吗?玩虫人可以借鉴玩鸽的大奖赛,高报名费高奖金;或许可以参加地区,乃至全国级的蟋蟀大赛。
         下午订火车票准备明天晚回去。之后又稀里糊涂小价收了些皮子虫。
         太累了,晚上不准备出去捉虫了。
         晚瞅准机会,向宿州赵老师提出是否可以看他几条虫,他爽快答应了。很荣幸,但看后感觉并没有多少出奇之处。
         请赵老师看我的虫。他看了十余条,认为我虫子没有什么可以打花的虫。让我感到虫道修炼路还有很远很远。
         如何玩虫?首先虫子一定要整皮整色,而后再看型的搭配以及虫神等等。在收虫时把握头色早开、光皮项、起油等,即使大头大牙也不要去收。
         能亲耳聆听蛐蛐界顶尖高手教诲,真是受益良多,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曾自得自满,自以为学有所成,不料差距是如此之大。就像初来黑风口,以为太小,连个商店都没有。不料今日逛下来,居然是个很大的乡镇。我真如井底之蛙,自认为已窥虫道究竟,其实级别相差多多。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愿与诸君共勉。
         
发表于 2013-8-23 18: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3_293:}
发表于 2013-8-23 19: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3:}
发表于 2013-8-23 21: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激动的虫子也已不多了,欣赏你的境界。
发表于 2013-8-23 21: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我送钱来了,

点评

酸不  发表于 2013-8-23 23:05
发表于 2013-8-23 21: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0:}
发表于 2013-8-23 21: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津的虫友都在盼着您呢,这一天终于到了{:soso_e120:}
发表于 2013-8-23 21: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淡定,呵!
发表于 2013-8-23 21: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看了楼主的前两篇大作,(捕虫篇)绝对是佳作,顶!!!
发表于 2013-8-23 21: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1:}
发表于 2013-8-24 15: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soso_e100:}
发表于 2013-8-24 15: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8-24 20: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激励者 发表于 2013-8-23 17:47
给马哥打电话求援,马哥说,之所以不建议我下来,是因为白虫汹涌——一些白虫养殖园,几万几万的出 ...

看了你的帖就好象自已親臨了此次旅途,分享了你在外過程,愿你在以后數天收蟲途中,調整好心態,無視小白,小價蟲也能出帥。頂!頂!頂!
发表于 2013-8-24 20: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必顶!
发表于 2013-8-24 20: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不愿天、不愿地、一切顺其自然、{:soso_e183:}
发表于 2013-8-24 21: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soso_e163:}
发表于 2013-8-24 22: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8-27 11:46: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激励者 于 2013-8-27 13:31 编辑

         睡,迷迷糊糊中想,如果明天能和赵老师一起收虫,并让他帮忙看看长眼,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赵老师每年参加全国大赛,每年虫本万元左右,得过名次2—6名。与动辄成本数十万的虫界大鳄相比,可以说是低成本。
         27日晨听到外面有动静,急忙爬起来。看到赵老师他们欲出,连忙说明我希望和他一起收虫学习学习。他爽快答应,并告诉我收虫地,他们几个已租好车坐不下。
         我急忙洗漱,和一上海人出。见一车已被另两个上海人租下,欲于他们同去。车主自然同意,上海人却不乐意,无果。
         和我同路的上海人说,上海人就是这样——内讧,生怕好东西便宜了别人。
         上海人都不说上海人好,让我无语。我俩另外租车赶到目的地。
         “那就是xxx,"上海人说出的名字大大有名,那人略微秃顶,头发如乱草正在吞咽着面条,“他们长期驻扎此地,来了先大价格收几条,老乡们好虫先让他看。”
         找到赵老师,就近坐下,看条虫,40拿下。让赵老师看,说无用,并拿出一条60元的虫给我看。虫项宽起沙,头高抛而光未开。
         虫子起油,自然光项,底板差。我略有所悟,所谓的百好一坏,有疑问的虫不收,还是要精益求精啊!宁可错过放过,不可滥竽充数。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虫网蟋蟀论坛 ( 苏ICP备13046818号  

GMT+8, 2019-8-20 13:49 , Processed in 0.07791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主机支持:安雄科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