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虫网

 找回密码
 虫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11|回复: 26

[分享] 【林总的将军——紫壳白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25 09: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7年8月初,我在上海的江桥附近的一块农田里,巧获了一条淡色面的“紫壳白牙”。
   初获时,因为其虫体色较淡,斗丝稍显浮出,我一直认为它是一条“淡黄”;8月中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拿了一批自己捉的土虫,给一位懂虫的朋友看,在他仔细看过后,告诉我,这些虫中只有这条“淡黄”最好了,而根据其耳环不连,叫声起沙的特点,虽斗丝略浮,但还是下定论为,是一只“紫壳白牙”无疑。并还说出了它的具体斗相和打法:“这条“紫壳白牙”的厘码并不大,才二正左右,细皮嫩肉,斗性极烈,善于盘打,能吃痛,韧性强,唯一不足的地方是:脚力不足,脚步稍浮。斗时经常被对手顶翻或捉或背,场面极其被动,但好在它有超常的吃痛能力和体力,每斗总能坚持到最后,待对方体力用尽后,才发重夹反击,从而击败对手获胜。”当时朋友相看虫后,我对此还不是非常相信他说的,于是当即决定,在带来的虫当中选了一条厘玛差不多的虫,和这条“紫壳白牙”试一口,以验证其说;结果,正如这位朋友所描述的打斗场景和结果一样,“紫壳白牙”定是等对方力气用尽后,再后发制敌,而且还是用足全力,一击制胜的。自此,这才相信了朋友的判断和眼力了。
   后来“紫壳白牙”在家调养时,就因为其厘码较小,故不太珍惜,经常用做试口之用,而且大多是饶大了斗,但没想到它总是能不畏强敌,坚持到最后而取胜。斗得次数多了,“紫壳白牙”也已是浑身伤痕累累,少了一只腰爪,两须也一长一短了,大腿和肚腹上也有好几处明显的伤痕结的黑疤,让人一看,就知道它是一条“拼命三郎”型的恶虫。可因为它的斗法和战术是先防守,待对方力尽后再反击的,这样每次虽然都能赢,但总是不能让人十分放心;总想,要是碰到了真正的“霸口虫”(重口),那还不知道这条“紫壳白牙”能否挡的住?
   这一年,到了九月底;我和阿归约好了,要到“曹安花鸟市场”斗一次“地摊”。一天中午,吃过午饭,我们带了五条虫到市场的斗虫处,其中就有这条“紫壳白牙”。先后配斗了四条虫,两胜两负没有输赢,就剩这条“紫壳白牙”了,拿出来配了好几次,因为虫相凶恶,别人一看就知道是条大凶头,故都不愿意斗,要斗也是饶大许多的,我们当然不肯了。正要走时,碰到了“光头”;他是这里的常客,每年在这个季节里,几乎是天天到这里来报到的有时自己带虫来斗,有时自己没虫,就到处“飞苍蝇”(帮花),是个十足的虫迷加赌徒,因为他常年理个光头,故在这里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光头”。当时我们还和他不熟悉,只是知道他这个人而已。这天他一见我和阿归就迎了上来,问我们:“有没有虫配?”我们说:“只有一条了。”他说:“正好,我也就一条了。”于是我们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配了起来。“光头”这天带了三条虫,已经斗过了两条,还有一条没有斗了,情况和我们一样,可他的虫拿出来一配,比我们的“紫壳白牙”大了一圈,我们不肯斗,但“光头”一个劲地劝说:“都剩一条虫了,斗了好回家嘛!差不多了,斗吧!”我们也知道,在这里配斗,最难平均了,不让对方一些,是很难配上的;再加上当年我和阿归都是年轻气盛的,经他这么一鼓噪,一冲动,就答应了。见我们答应斗了,“光头”可乐开了花,商量好“尺寸”(价位)后,两人将虫下到了斗格里;这时“光头”开始吹嘘了:“我这条虫可是“山东虫”,已经八路上风了,朋友,你们当心呦!”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好象已经吃定了我们似的。可这时虫已放入了斗格,要是提出不斗,按规矩是要付一半钱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和阿归也没再多说什么,开始下草芡牙;待两虫芡草,有牙,起叫后开闸碰头;这一场恶战,一斗就是二十几分钟,谁也没有想到,斗的时间会这么长,从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战况。
   “光头”的虫是一条生形高、方、阔、厚的“白牙青”;一上来,我这条“紫壳白牙”因为脚力不足,被对方的“白牙青”又是“杀猪”,又是“背包”的,几次都被打到了斗格外,可每次回到斗格里时,还是照样斗性十足,张牙奋战;延续了它一贯的“抗击打”能力强和作风顽强的特点;斗到后面,两虫都没有什么力气了,动作也逐渐缓慢下来,可双方就是互相不服,都不肯败退。这时,斗格底下铺的草纸上已是浆水斑斑了,此时“紫壳白牙”的牙已经出水了,肚腹和大腿上也被“白牙青”咬开了几处,都在淌水,须也打掉了一根;而对方“白牙青”此时也已牙门出水了。看到这里,阿归于心不忍了,就提出:“朋友,算了吧,别斗了,和了吧!”可“光头”不买帐地说道:“什么算了!斗!斗到死为止!”阿归又说:“我是看虫可怜,心疼虫,钱无所谓的,给你好了!”“光头”的虫之前一直占据着上风,所以依旧不依不饶的道:“要斗就斗绝,斗一半算什么?”正当两人在交涉时,“紫壳白牙”开始反击了,只见“紫壳白牙”和“红牙青”四牙相交,顶在一起后,突然两虫一个“抱夹滚”,也没有看清是谁发的口,再分开后,两虫已各立在斗格的两边;稍倾,“紫壳白牙”起翅鸣叫,而对方的“白牙青”则一动不动了,“光头”忙下草补牙,可碰到虫后,虫还是没反应,“光头”只好下手捉住“白牙青”的两须,将虫提了起来,放在左手的手心里,仔细一瞧,马上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死掉了?”此时,我们心里也在暗暗吃惊:这“紫壳白牙”的最后一击,竟如此惊人?看来是发的绝命口了。这时“紫壳白牙”似乎还意由未尽,在斗格里欢叫寻斗呢!可两牙已经是浆水淋漓,无法关闭了,然而此时胜负已定,我们提虫入罐;直到此时“光头”还看着手中一动不动的“白牙青”,嘴里还直唠叨着:“哪能可能?咬死特了?哪能可能?”可事实在眼前,已不由他不信了;不情愿的付了钱后,“光头”把虫往旁边的草丛里一扔,嘟囔着走了。
   而我的这条居功至尾的“紫壳白牙”,回来后,也因为伤势过重,水食不进,于第二天中午,立而归天了。这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呀!“紫壳白牙”虽然在最后一战中,拼死保住了自己的不败名声和记录,但也因伤重不治而亡,配之“将军”一名,实在是实至名归;‘士可杀,而不可辱’,真将军也!我对它的顽强精神也是敬佩不已,至今还对其念念不忘。也由此而相信了,小小蟋蟀中也是有真性情和宁死不屈的品格的,这比起某些人的贪生怕死的品质,是大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自此一仗,我和阿归在“曹安花鸟市场”斗地摊是名声大噪;“光头”对我们也是心服口服了,从此再也不敢和我们配斗了,而我们和别人配斗时,只要他在,就会立场坚定地站在我们这边“帮花”,和他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虫结友了吧!
现记下“紫壳白牙”的辉煌经历,并以此表达对它的纪念和敬意;以期有缘再能相逢,重续辉煌!
发表于 2014-3-25 10: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虫斗到如此程度,才叫真正的好虫,心底佩服紫壳白牙。{:soso_e179:}
发表于 2014-3-25 10: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上的快乐海淡色面紫虫是出将最多的,好的土虫是不轻易会输的。真怀惗当年的玩土虫的时光,那是我们玩虫人快乐时光。
发表于 2014-3-25 10: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3-25 11: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发表于 2014-3-25 11: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0:}
发表于 2014-3-25 11: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3-25 12: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
发表于 2014-3-25 16: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2:}{:soso_e142:}
发表于 2014-3-25 17: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soso_e182:}
发表于 2014-3-25 19: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发表于 2014-3-25 19: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2:}
发表于 2014-3-25 19: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0:}
发表于 2014-3-25 19: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淡色的虫出的话是极糯的,江桥的淡色虫是极善斗的,以黄头白青最厉害。但往江桥下走到封浜,黄渡那里淡色虫又卵泡多一只,深色黄,青的极凶,{:soso_e100:}
发表于 2014-3-25 19: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soso_e163:}
发表于 2014-3-25 21: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讲得好! 分享学习了!      {:soso_e181:}      {:soso_e179:}                                                            
发表于 2014-3-25 21: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1:}{:soso_e181:}.很有感受......有一样的故事..{:soso_e163:} {:soso_e163:}
发表于 2014-3-25 22: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3-25 22: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3-25 22: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_10169062262133571330_1:}
发表于 2014-3-25 22: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谢分享。{:soso_e183:}{:soso__3110130392203091378_3:}
发表于 2014-3-26 11: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虫精彩。
发表于 2014-3-26 18: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0:}
发表于 2019-7-6 15: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再看
发表于 2019-7-8 20: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虫网蟋蟀论坛 ( 苏ICP备13046818号  

GMT+8, 2019-7-19 04:27 , Processed in 0.071693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主机支持:安雄科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